关于企业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关于企业 >

央企薪酬改革大幕拉开

2018-04-18 10:26

  央企薪酬改革实现攻破性进展。4月16日,国新办召开一季度央企经济运行情况消息宣布会。会上,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、新闻发言人彭华岗介绍,为推进央企薪酬制度改革,下一步相关部门将根据企业详细情况,对央企工资总额进行备案制或核准制的分类管理,将工资总额企业内部分配权真正交给企业。在业内看来,央企薪酬备案制更加宽松,有利于企业动态调整自身薪酬领域,满足市场化用人需要。

  因企制宜

  彭华岗介绍,所谓分类管理,是指企业情况不同,管理方式不同。对充分竞争范围的商业一类企业,工资总额完全实施备案制,由企业董事会自主决定;对商业二类企业或者公益类企业,工资总额实现核准制管理。“即便是商业二类企业集团下属的贸易一类企业,工资总额的管理方式也会不同,改革的目的就是把工资总额的企业内部调配权真正交给企业”,彭华岗表示,党中央、国务院《对于深刻国有企业改革的引导意见》明确,企业内部工资总额是企业的法定权利,由企业依法依规自主决定,诚然一些具体文件仍在制订中,但部分改革措施已经在企业发挥了很好的成果。

  在业内看来,从前很长一段时光,国务院国资委对中心企业职工薪酬实行较为一刀切的工资总额管理,难以满足市场化用人机制的须要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讨所副所长袁东明表示,工资总额管理约束了企业瘦身健体、减员增效的踊跃性,一旦减员,工资总额就会相应地减少,企业内局部配的腾挪空间就会缩小,“未来应该给予企业在工资总额治理上更大的灵活空间,尤其要放宽或下放竞争类企业的工资总额管理,目前一些地方在放开竞争类企业工资总额管理上已有很多探索”。

  “央企薪酬改造是近多少年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,众多央企自身也有不少看法”,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工资总额备案制象征着企业在制定实现工资总额之后,只有向国务院国资委进行通报即可,相较于完整由国资委判断工资总额的核准制,存案制更加宽松,也更加市场化。李锦进一步表现,央企薪酬本就需要依据经营状况动态调剂,决议权下放给企业本身,薪酬调控能更加灵活,显然也有助于提升企业经营效益,是央企改革迈出的主要一步。

  还有分析指出,除了废止工资总额管理,形成中长期鼓励机制也是促使国企薪酬改革落地的举措之一。袁东明认为,相关部分应尽快出台股票期权、岗位分成、利润增量分享等中长期激励政策,激励并束缚央企负责人着眼于长期效益,实现企业长远发展。

  薪酬改革提速

  近几年,国企薪酬轨制改革加速推进。2014年8月,中央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《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计划》,将央企负责人薪酬由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两部门,调整为基础年薪、绩效年薪、任期激励收入三部门,且明白央企负责人薪酬不超过央企职工平均工资的8倍。

  而为确保央企职工利益,今年3月,核心深改委审议通过了《对于改革国有企业工资决定机制的见解》,提出建立健全同劳动力市场基本适应、同国有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出产率挂钩的工资决定和畸形增长机制。“上一轮国企薪酬改革并不完全覆盖到基层职工层面,此轮改革在强调职工层面的同时,更加器重劳动生产率这一指标”,李锦表示,国企薪酬制度改革,本质上是保持以按劳调配为主的基本分配制度,同时把劳能源市场、劳动生产率作为重要考评指标,从而突出职工的主体地位。

  相关试点也在持续推进。2014年,中粮集团作为投资公司试点,被授权的18项权责中,工资总额就由“审批”改为“备案”。去年5月,国务院国资委发布《以管资本为主推进职能转变方案的告知》,在对国有资本投资经营公司的受权中,也将工资总额由“审批”改为“备案”。

  “近段时间国企授权经营系统改革取得了相当进展”,李锦表示,在“管人”方面,企业高管、总经理人选不再由国务院国资委直接任命,而是实行国资委提名、董事会任命的模式;“管钱”方面,薪酬改革也实现了负责人薪酬操纵等不小的冲破。不过他也指出,目前包括央企在内,国有企业的薪酬改革仅仅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3600多万基层员工薪酬如何调解还不清楚的打算,“国企的工资决定机制改革,应结合国有企业的功能定位跟分类,辨别履行改革,进一步落实国有企业内部分配自主权,由企业参考劳能源市场工资价位,坚持和完善工资与企业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挂钩的机制”。

  央企负债率再降

  正是在薪酬改革等一系列改革的助推下,央企经营更加平稳。彭华岗表露,今年一季度,中央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3770.6亿元,同比增加650.7亿元,增长20.9%,增速再度刷新五年新高。而在颇受关注的负债方面,截至今年3月末央企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5.9%,较年初下降0.4个百分点。“近段时间,央企严格落实降杠杆减负债工作恳求,从严控制带息负债范畴,多渠道补充权力资本,持续优化资产负债结构”,彭华岗先容,截至今年3月末,大多数企业资产负债率比年初有所下降,近1/3企业资产负债率比年初下降超过1个百分点。

  而在回答央企下一步如何连续降杠杆时,彭华岗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,如果把资金跟资本比方为企业经营的血液,那么央企降杠杆、减负债的过程就是要想办法“止血”、“补血”和“造血”的进程。所谓“止血”,就是进一步加大清理不良资产,严控企业产成品占用资金和应收账款资金及高危险业务,努力把“出血点”止住;“补血”就是要用市场化的方法和手段给企业增添资本,通过资本市场、债转股等扩大股权融资;“造血”是进一步推动瘦身健体、提质增效,晋升管理水平和资金利用效率,提高价值发现才干,一直增加经营积累。

  今年1月,国务院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暴露,根据部署,到2020年前央企的均匀资产负债率要再下降2个百分点。北京商报记者根据去年底央企54.5万亿元的资产总额测算,要实现2%的降幅,将来三年内,央企负债将至少降低1.09万亿元。对此,李锦表示,近几年央企负债率虽有所降低,却降落得非常艰难,央企的高负债率与其长期始终投资、投资名目不够好、投资成本高、回报率低,且回报周期长有关。

  有剖析以为,债转股有望成为不少央企下降债务的重要手腕。实际上,随着市场化债转股提速,多家国企与银行密集签约债转股协定,截至去年上半年,已有12家央企与有关银行签订了市场化债转股框架协议。2014年曾被传濒临破产的中钢团体,当时恰是相干部分组织下,与多少十家银行谈成在减债、展期、债转股等条款,改进了债务情形,其中债转股的比例大略占到一半。

 



全国统一热线

400-900-7212
+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
+传真:024-3690812
+邮箱:liliu7777@163.com

友情链接

微信平台

微信平台

手机官网

手机官网